您现在的位置:湖南师范大学监察处>> 宣传教育>> 正文内容

湖南财院团委书记收疏通费为多人转本科遭停职

 2015-10-29 08:56 来源: 新华网    

湖南2名大学生各花费4万元“托人”转学至更好的学校,结果在转入学校上学后却因没有学籍而无法拿到毕业证,如今只得在家赋闲。

  根据学生和转学“中间人”提供的线索,记者调查揭开了高校转学中的一些“黑色流程”:高校干部收受金钱“疏通关系”,中间人帮学生家长牵线搭桥,转出学校与转入学校利益联结,没有学籍竟可插班就读、考试,“插班生”每年缴纳学费,学校竟然声称毫不知情……

  转学成“对口”输送高校干部成“中转站”

  “花了4万块钱办转学,没想到现在连毕业证都拿不到。”王晨(化名)原本是湖南环境保护职业技术学院2011级的一名大学生,现在已经毕业1年多了,却因为没有毕业证而找不到工作。

  “家里亲戚听朋友介绍,说只要出4万元钱,湖南财政经济学院团委书记王兴界可以包办转学。”王晨告诉记者,2011年高考后,在一位朋友“指点”下,王晨先报考属于高职院校的湖南环境保护职业技术学院,学习文秘专业,然后再转学进入属本科学校的湖南财政经济学院,学习专科类的会计专业,“湖南财政经济学院在湖南银行、税务等热门用人单位中具有较高美誉,就业会好很多”。

  记者了解到,王晨高考仅考了200多分,而湖南财院的专科录取分数线为400多分。尽管考试分数线差距甚远,但按照当时转学政策,高职院校和专科学校属于同一层级,政策“允许转学”,于是这样的“曲线救国”成为不少低分考生的“捷径”。

  王晨伯父王艾(化名)说,高考录取后,在前面提到的那位朋友陪同下,他“把4万元钱装在纸袋里,在一家酒店大厅当面交给了王兴界。”

  2013年9月,已在原学校读书2年的王晨接到王兴界通知,来湖南财政经济学院上课,并给她编班安排了宿舍、辅导员。但令她不安的是,“班级花名册里没有我,点名没有我,就像一个可有可无的人。”

  而到2014年毕业时,王晨被告知“没有办理学籍转移手续”,无法参加学校的毕业考试,陷入“转不进又回不去”的境地。

  面临同样转学问题的还有学生廖英(化名)。2010年廖英高考分数不理想,在朋友的介绍下,她交给王兴界4万元,并在“指导”下报考了湖南安全技术职业学院。读书一年后,同班2个同学与她一起转到了湖南财政经济学院,隔壁班还有1名同学也一起转学。

  转学过去的廖英一样缴纳学费、上课、参加考试,还顺利通过了毕业考试。但没想到,2013年毕业时,一起转过去的几名同学都顺利拿到了毕业证,唯独她却没有。廖英的学籍直到毕业时仍在原转出学校,状态显示为“休学”。

  转学生规模惊人:一年转入约2个班

  在被告知不能顺利毕业后,王晨和廖英多次找朱琼丽和王兴界讨要说法,可对方都一再告知“下个月就给你办好”。甚至王兴界还给廖英亲手写了一个“书面承诺”,保证办好原学校的毕业证,可是,这样的承诺却一再落空。如今廖英找不到工作只能闲在家,“书都白读了。”

  记者走访湖南财政经济学院与王兴界取得了联系。对于王晨、廖英二人转学失败的情况,他并不否认。王兴界称,凭借在学校的影响力和人脉关系,“用同样的方法确实帮助了一些亲戚朋友的孩子成功转学,人数记不清了”。王兴界还向记者透露,以前湖南财政经济学院每年约有2个班的名额是接受转学学生。

  记者就此向湖南财政经济学院询问,一位负责人表示,“今年以前学校转入学生确有一定数量,但具体人数不便透露。”

  王兴界说,想要转学首先必须要经过转出学校和转入学校的批准,而每个学校的“条件”不一样,“肯定要疏通关系,转出学校一般会要求学生缴齐剩余学年的学费,各个学校行情不一样,交1万到5万元的都有。另外转入学校也要缴纳一些赞助费、手续费。”

  朱琼丽说,王晨、廖英当时每人出的4万元钱,这中间包括了转出、转入学校的收费。当记者追问王晨、廖英的转入转出学校到底收了多少钱时,王兴界称,“转出学校大约是一两万元钱,湖南财政经济学院对转入学生不收费。”但面对记者,王兴界一直否认自己收了双方家长各4万元钱,也不愿告知转出学校里自己熟识的干部为谁。

  转学入读学校称不知情私人行为还是学校纵容?

  为何王晨、廖英转学失败?“王晨当时转到我校后,我查询她的资料才发现她的高考分数没有达到我校的最低要求,而廖英可能是因为转出学校那边名额有限,当年别的转学生都成功办理了,只有廖英的被卡了。”王兴界称,因为转学手续的办理周期比较长,所以他一直存有侥幸心理。

  “学校之前确实不清楚王晨、廖英2名学生的非法转学、插班学习情况,现在学校纪委正对此事进行调查,调查结果出来后会向社会公布。”湖南财政经济学院校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。而就在记者不久前调查此事后,王兴界被学校宣布停职。

  但“学校毫不知情”一说引来了双方家长的质疑。“廖英转学过来2年,每年都在学校教务处交了学费,还参加了期末考试、毕业考试,这到底是学校监管失职不知情,还是学校在撇清关系?”廖英母亲说。

  一些高校老师向记者反映,原本是为人性化就读而设置的转学政策,有时却沦为一些人权力寻租的工具,也成为部分考生就读更好学校的“跳板”。

  中南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斌指出,由“金钱和关系”铺就的转学捷径在业内已不是秘密,如此“转学”成为破坏教育公平的腐败温床,必须遏制。

  今年1月,湖南大学被曝一次性接受17名外校研究生转学入校就读,引起社会广泛专注。5月,教育部办公厅已专门下发文件对高校转学工作进行规范,明确规定了10种情况不得转学。湖南省教育部门也已出台了对接细则,将对此类违规转学进行坚决打击。

  记者获悉,湖南省教育厅纪检部门已对此事立案调查,并表示结果出来后将对外公布。(记者 谢樱 阳建)


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南师范大学纪委监察处
电话: 0731-88872206 E-Mail:jwjc@hunnu.edu.cn